欢迎您 客人 请先登录 | 注册 | 导航 | 搜索



神州宣教 >> 儒释道回 >> 从空门到教堂 -一个尼姑的故事
  您是本文第 1260个阅读者 上一篇 下一篇
郑丽津:      从空门到教堂 -一个尼姑的故事


以前她是个出家的尼师,而今她是个信奉基督的人,为什么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  信仰基督前,我是个出家的尼师,在佛教界有二十三年。二十五年前,那是在大学念书的时期,虽然读的是外文系,却常跑图书馆借些哲学书籍;因为我在大学联招填选志愿原是“辅大哲学系”,虽然分数足够,但因女生名额有限,所以就改分发至“东吴外文系”,为了满足这样的心愿,只能自修哲学来补足。当时诸如外国古典名着柏拉图、苏格拉底、亚里斯多德、希腊神话、荷马史诗、但丁神曲、浮士德游地狱,乃至近代存在主义哲学、尼采、叔本华等,我都相当有兴趣,而且我对中国老子“清净无为”的道家思想也有莫名的欣赏。但是心灵上还是空虚莫名。曾经地想参加学校的“基督团契”,但不得其门而入。于是在学校毕业后第二年,偶然与一群爱好写作的朋友到花莲旅游,来到一座佛寺,当晚就在声声的佛号中深受感动,泪水直流,似有归家的感觉,于是出家的念头油然而生,当时认定了我要寻找的人生就在这里。

  二十六至四十九岁,是人一生中最宝贵的岁月,我却在出家的日子中耗掉了。而出家生活并没有想像中的“清净”,反而更忙,更有做不完的事,过的也是一种不能免俗或更虚伪的生活,承受了超过体能的负荷与精神的摧残。

  二十三年出家的日子,前五年是“劳工”阶段,接着离开了“剃度”的地方,在某一“佛教会”担任秘书工作五年,随后便有机缘在佛学院担任教职与行政职事至今。其后的十三年还算差强人意,略能发挥所学,而且也因专职之故,才有较多的时间致力于佛法经藏的钻研;虽然还是忙,但比起之前的劳苦,还算平顺也得到人的一点尊严。

  生活虽然诸多劳苦,但生命最大的冲击,及至今天改变宗教信仰的导因当可追溯到一九九六年十一月,我当时正在台中慈善佛学院位职教务长,却平白无故的被卷进一桩轰动全台佛教界的大丑闻里,至此可算是历经了人生的惊涛骇浪,看尽了人性种种的丑恶,对人的软弱虚伪,真是倍感痛心,更可叹的是自己也轧上一角,虽不是最重要的主角,却可算是举足轻重的配角,那时的心境真是恶劣到极点:想想自己一生从一个纯洁的大学生,原本以为“佛门”是最清净的乐土;打从出家至今,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自己 —— “力争上游”; 而到如今,却落得这样的角色 —— 生命硬是“一块白布染成了黑布”,我好伤痛,我怀疑自己是否还有活下去的勇气。

  这种绝望的心情曾经请教过教会牧师,他教我翻看圣经罗马书七章:十八 —— 十九节,保罗说: “我也知道在我里头,就是我肉体之中,没有良善。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,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。故此,我所愿意的善,我反不做;我所不愿意的恶,我倒去做。”这段话,对我而言,真是心有戚戚焉;我又明白如罗马书七章:二十一——二十五节所说;“我觉得有个律,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,便有恶与我同在。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,我是喜欢上帝的律;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,和我心中的律交战,把我掳去了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行为的律。我真是苦啊;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?感谢上帝士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。这样看来,我以内心顺服上帝的律,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。”太妙了,保罗真是有智慧啊: 这段圣经的话真把我释放出来:人全凭自己,实在不行。在佛教界,一意信靠自己努力修行,但结果却目一次次受失败与挫折,难怪要说: “道高一尺、魔高一丈”。却不知这样的争战要到何时方能止息。一般人都说宗教 —— “皆是劝人为善”,但是不要光说不练,如果您真是去做,才能体会个中的酸甜苦辣; 过去佛教徒也曾向我诉苦,提出种种的抱怨,后来自己也受了类似的辛苦、疲累,也同样不知如何是好:现在在罗马书里保罗的话是最好的答案:宗教虽是劝人为善,但只有在耶稣基督里才能得到信靠、拯救与保守。因为在圣经罗马书八章一 —— 四节说: “如今,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,就不定罪了。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,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,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。律法既因肉体软弱,有所不能行的,神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罪身的形状,作了赎罪祭,在肉体中定了罪案,使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,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。”

  接续前面的记事,我在一九九七年九月三日,第一次到美国,落脚在纽约Flushing 的佛教精舍;是在六月离开佛学院后,再度叫自己燃起希望,接受美东一位老和尚的邀请,计画在美国兴办一所佛学院。老和尚首先聘请我当副院长,让我为他策划佛学院的事宜,双方几经洽谈、却一再让我失望;“廉价劳工”四个字在我脑海中不断盘绕,为了不愿做违背良心的事,我彻底醒了。决定离开佛教界,不想再背负这么大的重担;而且也背不起了!对佛教界的失望,让我对佛法再做了一次的省思;当初出家,向往的是清净无为的解脱,以为从此努力向道,必然可以成佛成圣,可是多年的奉献,换得的是“多做多错,少做少错,不做不错”的退缩与消极。于是有人劝我还是“老实念佛”吧!“佛说阿弥陀经”有一句说: “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”。所以要蒙阿弥陀佛接引,我必须整日竟夜不停地念佛,甚至最好睡觉时也持续在念。我也照着做,梦中虽有瑞象,但在现实生活中,仍然还是经历了许多的挫败与罪恶,我的努力与罪在交叉运行着。虽是“良心”战胜了,可是却得从“世界的舞台”退落下来,让我承受极度的疲累,身心交瘁,几乎要死掉一样,这样的痛苦,只有圣经上的保罗明白。“悲观的念头”吞噬着我,让我没有活下去的勇气; 感觉活得越久,造的、看的罪越多,活着简直是一无是处。

  感谢上帝,十月的时候和以前大学最要好的同学联系上,感谢她带我上教会。第一次到新城教会听牧师讲道; 牧师一再以自己为例,大谈人的罪性、缺失,这样的说辞颇让我惊讶,和佛教法师开示所表现的“自我标榜”和带权威口气的教示迥然不同。第二堂查经讨论,第一句“因信称义”让我深深感动,使已经心灰意冷的我似乎又燃起生命的光和希望,又提到“圣灵感动”更觉心动不已。于是我心中开始有了对不同宗教取舍的挣扎。唯恐自己真会背叛原先的佛学信仰,还跑去一位弟兄家里斩钉截铁地对他说: “二十三年的佛法薰习,现在要我改变信仰,去信耶稣基督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言犹在耳,就在两、三天后,第二次上新城教会竟莫名其妙地上台分享见证,不知怎地,我对大家说: “经上说,我在众人面前认了耶稣,耶稣也必在天父面前认了我。”约略有看过这段经文的印象,却不记得出自何章节。奇妙的是,在我说完这句话后,才坚定了我信上帝的决心;于是心急地希望能受洗、信上帝。

  今后重活的是一个新造的我、新的生命。感谢上帝,人生半百,得获重生,有什么会比这更教人喜乐的呢? 之前,有人劝我说:“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?代价付出是不是人高了?”是吗?我也曾思考过;目前在佛教界虽然能“安居乐业”,但那是我当初所要的吗?难道原地不动,就安全了吗?这不是“驼鸟”的行为吗?“追求真理”是我一生唯一的目标,这一点是我永不会动摇的坚持;“我追求真理,真理必迎向我”。而如今认识了“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稣基督来的。”

  由于长期在佛教界,为了持有一位法师应有的庄严,并与信徒保持相当的距离,使得这颗心变得非常冷漠。现今面对一群很有爱心的弟兄姊妹,常觉格格不入;思想起来,不免啜泣。夜里,忍不住哭诉道: “上帝啊: 我不快乐,虽然你爱我,主内弟兄姊妹爱我,但是我却不能爱你、爱人,不是我不愿意,实在是因为我没有爱; 我没有:既然没有,我总不能欺骗你假装说有。”一瞬间,在我眼前出现了这样的景象:
一座干裂的枯井,从底部渗出水来,而后水满溢出了井口;此时的我:心中顿觉满了喜悦,轻快。我懂了;原来是上帝给我的爱满溢出来,所以我才爱他、爱人。之前我之所以没感觉,是因为过去二十三年来将“爱”压抑、剥削,让自己如久旱的干地,所以现今只知把别人的爱尽吸净光。唯有上帝的大爱才能把爱满溢出来。“哦!感谢主,我爱你,我也要开始能去爱更多的人。有上帝,生命真是充满了活力。”经由纽泽西若歌教会牧师们的热心安排,以及纽约新城教会的资助,今年一月六日我来到加州康那的基督工人神学院就读;经过一学期的造就; 培育了属灵的功课,增强自己对上帝的顺服,藉圣经的话语,更有了信靠上帝的确据 —— 的上帝是“自有永有”、“昔在今在永在”胜过一切的神。犹记得当初刚信耶稣时,思及要去面对台湾过去的佛教信徒,心中难免有些胆怯,有如耶利米对主说的“主耶和华啊!我不知怎样,因为我是年幼的。”但是,现在我能坚强壮胆起来,因为“靠着爱我们的主,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,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、是天使、是掌权的、是有能的、是现在的事、是将来的事、是高处的、是低处的,是别的受造之物,都不能叫我与上帝的爱隔绝,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。”(罗马书8:37-39)。

  基督教义说是:“神”开启,创造了人类及其生命;而佛法说“三界唯心,万法唯识”,一切唯心所造,因缘和合、唯识所变现,无始无终。这两者有着迥然不同的“人生思辩”。过去二十三年在佛学里的“心法功课”,今日,若不是上帝把我提升出来,我可能还在那个《华严经》的“帝网天珠”里“重重无尽”地“乐此不疲”或“安居乐业”。

  这世间是无常的,充满着苦难; 佛法的“阿含经”佛陀教导弟子们要时时观照“苦、空、无常、无我”,弟子们做了这样的功课,有导致厌世而自杀的例子。圣经中《传道书》对世事的看待是
“虚空的虚空,凡事都是虚空。”,“我专心用智慧寻求查究天下所做的一切事,乃知上帝叫世人所经练的,是极重的劳苦。”是的,普世的经历,人多半会有共同的历练和体认,所不同的,在于你如何处理。圣经上说:“我将这一切事放在心上,详细考究,就知道义人和智慧人,并他们的做为,都在上帝手中;或是爱,或是恨,都在他们的前面,人不能知道。”
“人活多年,就当快乐多年;然而也当想到黑暗的日子,因为这日子必多,所要来的都是虚空。”、
“所以你当从心中除掉愁烦,从肉体克去邪恶,因为一生的开端和年幼之时,都是虚空。”、
“这些事都已听见了。总意就是敬畏神,谨守它的诫命,这是人所当尽的本分。因为人所做的事,连一切隐藏的事,无论是善是恶,神都必审问。”

  面对一群佛教徒,为我,他(她)们深表惋惜,甚至希望我能回心转意;不当“师父”当他们的“老师”也行。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因为我是多么喜乐地在耶稣基督里得到真正的平安、喜乐。

  “耶和华是我的牧者,我心不至缺乏,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,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,他使我的灵魂苏醒,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。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,因为你与我同在,你的杖、你的竿,都安慰我。在我敌人面前,你为我摆设筵席; 你用油膏了我的头,使我的幅杯满溢。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,我且耍住在耶和华的殿中,直到永远。”(圣经诗篇23篇)

  佛教的“修行”为的是“了生脱死”。用“厌离心”真能解脱而“离苦得乐”?却只是无端地产生对生命的消极。而信靠耶稣基督,人生的道路才有真正“盼望”,因为“基督若在你们心里,身体就因罪而死,心灵却因义而活。然而,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心里,那叫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的,也必藉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,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。”(罗马书8:10-11)

  哦!赞美上帝、感谢上帝。孩子的身、心、命要全仰望在天父的保守里,是的,我并且愿意,满心欢喜见证这美善的福音:“凡我所行的,都是为福音的缘故,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。”(哥林多前书9:23)。感谢上帝,阿们!



编辑录入:     Bo
文章来源:     www.ctestimony.org
录入时间:     2/16/2006 4:29:00 PM
本站文章多数来自互连网*仅供研究参考*文中观点并不一定代表本教会立场

编 辑
*相关文章/相关评论/分页功能(待实现)